基因、AI医疗…以色列生命科学投资基金运营合伙人指出了未来的投

发布时间:2020-05-22 22:08 已有: 人阅读

  Catherine Li:谁拥有病患数据的使用权,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话题。数据当然是属于患者的,但是教育患者如何授权使用数据,让他们做出明确的决定,也是我们这个领域最大的担忧。

  在2019T-EDGE全球创新大会第二天议程中,在钛T-EDGE产业科技国际峰会·EDGE TOP50科技思想对话上,ChainDD创始合伙人、COO Catherine Li与以色列生命科学投资基金aMoon运营合伙人兼投资部主管Zurit Tweezer-Zaks、凯尔特创投及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围绕着“未来人类会成什么样”展开了深入讨论。

  Catherine Li:刚才我们讨论了投资周期长与投资回报的矛盾,所以需要更加创新的方式来支持长期研究,比如向银行借钱,最后可以拥有公司的股权,有更多的动力来进行投资,我认为这是可行的。此外,金融手段上也需要创新,希望今后能够有更多的资金扶持医疗领域的投入和研究。

  第二是基因相关的,目前法律法规还没建立起来,但马上会有一些正式的法律法规出台,并且市场有这方面的需求存在,我相信很多年轻的创业者有这样的,愿意深入了解基因。

  Catherine Li:这会更加复杂,比如游客去不同的国家旅游,他们生病了之后如何分享数据,像这种跨境的数据,都需要有一些全球的协同,从而能够更好的患者。

  Zurit Tweezer-Zaks认为,对于制药公司来说,要有长期的发展战略,还要考虑到社会责任感,自然合伙人也应该是长期性的社保机构,它们拥有社保基金,拥有足够的资金,他们能更好负责社会人口的健康。此外,在这种生命科学领域也可以拿出一部分资金投资。自上而下,需要涉及到一些注重长期的投资者。

  Zurit Tweezer-Zaks:我个人认为对于初创企业来说要真正爱上这个领域,要了解生命科学发展的前沿。首先,你需要了解这个学科,它会改变医疗体系,医疗其实已经从高成本的医院到人们可承受的社区管理方式。所以现在我们做的事情是改善,目前有很多可穿戴的设备,可以尽可能所有的东西,包括血液、汗液、唾液等都可以通过芯片,把信息传递给实验室,现在要改善的是我们的接口。我们有各种各样的通接口、设备提供商,我们希望能无缝连接设备,这是一个关键需求,这也是今后几年医疗领域的需求点。医疗的提供商,他们首先思考的问题是提供无线和连接的接口。

  Catherine Li:刚才Zurit Tweezer-Zaks讲了很多技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做这个领域,尤其是讲到基因,请陈洁分享一下观察到美国的发展,大家深入地了解一下。

  陈洁:很明显的变化就是医生权威在下降,电子医疗行业出来创业的医生很多,他们明显感觉到病患开始挑战他们。以前看医生,主要是存在知识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现在通过络医生平台就可以提问。在这种情况下,医生的信息和知识,如果能结合AI、大数据技术,医疗水平又能领先了。此外,还有一个问题,病患的数据归谁?最近在美国有一个官司,一个非组织,保存了癌症病患数据,通过这个数据训练子公司AI诊断癌症,结果被告了,因为数据是病患的,一旦这个官司打下来,会有很大的影响。非盈利数据以后的归属权是谁的的,这对病患、医生包括公司,都有很大的影响。

  投资的一个问题是怎样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得到比较好的回报,但是在医疗行业或者说生命科学领域需要很多资本的投入做长期研究,那么如何平衡投资成本高、周期长与回报之间的矛盾呢?

  此外,随着技术的革新,病患的数据安全问题也随之而来,Zurit Tweezer-Zaks表示,谈到病患数据问题,医院和患者都很紧张,“一方面确实需要电子化,还需要数据无缝连接,不管是住院患者、非住院患者,医院保存所有的数据,然后把数据提供给另外一个保险公司,这些数据随时流动,能更好协助电子化。但问题是数据流通越容易,数据的可能性越大。所以有很多伦理和技术上的讨论。”

  Zurit Tweezer-Zaks:确实是在持续变化,不断发展,但可能还发展的不够多。毫无疑问,患者是中心,都是在为患者服务,但每一个角色都有不同的激励因素,有不同的目的。比如我做风投,首先最关注的是投资回报率,会看这个公司三到五年能不能实现价值增长。如果为制药公司服务,制药公司是不是有这么长的发展,对于生物制药企业需要看15年的愿景,我们都知道变速太快了,我们现在也在寻找创新的企业,可以把不同的高新技术应用起来,每个人都可以从创新中获益。

  Zurit Tweezer-Zaks:制药公司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20、30亿美元投入,过去没有发生变化,未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我们还是需要进行临床实验,非常耗时耗钱,从社会责任感这个角度来看,这常重要的问题。之前德勤做的调研,制药领域40%、50%的公司上市,在没有临床数据之前就选择上市,或者在临床数据早期就上市,这常意外的现象。他们也会筹一些资金,从流动性方面来看,可能会失败。对于制药公司,如果有长期的发展战略,考虑到社会责任感,自然合伙人应该是长期性的社保的机构,它们拥有社保基金,拥有足够的资金,他们能更好负责社会人口的健康。此外,还可能还会涉及到的监管,在这种生命科学领域也可以拿出一部分资金投资。对于的投资者来说,他们可能会选择短期和风险较小的投资,没有太多的动力投资这种生命科学领域,他们可能会更愿意投资房地产。自上而下,我们需要涉及到一些长期的投资者,否则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现有的尴尬局面。

  Zurit Tweezer-Zaks:您在描述不同参与者的时候,我担忧是那些监管者,实际上,监管在所有领域都是滞后于技术发展。

  陈洁:我朋友是大学教授,是Crisper(基因技术)专利持有人之一,厉害的地方在于以前修改DNA设计蛋白工具需要非常强的技术。现在有了Crisper技术可以修改DNA,即使是普通研究生物的人也可以改。这在技术上并不是特别难,只是很多国家了,包括中国,之前法律法规没有完善这个事情,钻了一个,但是在俄罗斯是的,很多人去俄罗斯去做基因。

  :基因、AI医疗…以色列生命科学投资基金运营合伙人指出了未来的投资方向丨2019 T-EDGE

  Catherine Li:Zurit Tweezer-Zaks,您刚才分享了很多有意思的科学技术,特别是生命科学领域,现在有很多初创企业,刚进入到这个领域,他们非常想了解您想法和一些洞察,在生命科学方面,您认为哪些是初创企业应该思考的东西呢,能不能给一些?

  Catherine Li:生命科学和健康医疗领域非常广,包括医疗的创新药、器械、基因、医疗服务、智慧医疗、消费医疗、诊断技术等等,我想让陈洁分享一下您的投资策略和模式。

  陈洁: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投资电子医疗的很少,这个领域不是早期风投做的事情。大部分的创投,很少做到完成,就相对缩短了可脱手的时间。

  Zurit Tweezer-Zaks:医院和患者的情绪都很紧张,一方面确实需要电子化,还需要数据无缝连接,不管是住院患者、非住院患者,医院保存所有的数据,然后把数据提供给另外一个保险公司,这些数据随时流动,能更好协助电子化。但问题是数据流通越容易,数据的可能性越大。所以有很多伦理和技术上的讨论。

  Catherine Li:Zurit Tweezer-Zaks,您怎么看经济和效益的平衡,尤其是制药领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才能获得回报?

  Catherine Li:具体讲一些你在看的投资方向,今天来到现场的有非常多的创业者,对于创业公司而言,他们想要了解你们两家基金看到的方向,在看什么样的公司,这样有利于大家跟你们有进一步的了解。

  Catherine Li:投资的一个问题是怎样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得到比较好的回报,但是在医疗行业或者说生命科学领域需要很多资本的投入做长期研究,我想问一下两位,从基金的层面,怎么样平衡这个矛盾?

  一个投资方,就是打小怪升级,不要碰特别大的。很多老科技在医疗领域用几十年,没有改变,大数据、AI在医疗领域渗透的还特别少,只要把这些技术带到医疗里面,将会有很大的价值。我们投的另外一个公司,把医疗cloud化,再加AI算生如何做,AI是辅助医生,不是代替医生。

  Catherine Li:医疗行业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整个生态系统包括医生、医疗服务提供者、监管,创业公司,投资人等,这么多的角色,我想问问两位,在过去20年当中,这些角色之间的关系有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呢?

  陈洁认为,随着AI进入医疗领域,医生、患者、医疗服务提供者等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很明显的变化就是医生权威在下降,电子医疗行业出来创业的医生很多,他们明显感觉到病患开始挑战他们。以前看医生,主要是存在知识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现在通过络医生平台就可以提问。在这种情况下,医生的信息和知识,如果能结合AI、大数据技术,医疗水平又能领先了。”

  在对话一开始,Catherine Li就谈到基因的问题,陈洁分享了他观察到的基因在美国的发展情况,陈洁表示,基因是一项很强大的技术,但是目前,法律法规还不完善,很多国家了,包括中国,但是在俄罗斯是的,很多人去俄罗斯去做基因。

  陈洁:比如睡眠检测型公司,放一个device在旁边就可以检测睡眠质量。很多病没有治好,并不是医生的治疗不行,而是获得的信息有限,失眠的病人跟医生说睡的不好,但是并不能说明白怎么睡的不好,如果有设备检测心跳等,医生会时时知道。公司一万多个病例,用最适合你的方法,可以少吃一点药。

热门推荐
图文推荐
  • 春天里 爱美女性小心“裙装病”
  • 科学饮食 简易排毒的最佳方法
  • 女人最容易踏进的6大健康误区